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多重间谍 更多>>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多重间谍

    时间:2018-09-14 车祸死者身份,最后确认是天龙公司小车班的专职驾驶员王文军,调查后发现其死前有饮酒和吸毒的记录,全责,保险公司不予赔付。
      「这家伙当晚不走不会死。」联防队的胖子对交警事故组的同志说。「这家伙是找死,按理来说溜冰以后精神特亢奋,不应该出什么事故。」事故组调查的同志补充说。交警事故组临走时,带走了王文军留在局子里的嫖妓吸毒记录。事情到此为止,不外传,不扩散,这是事故调查组内部的意见,人死了,再说什么都没意思了,还是让他在天堂安息吧。
      这件事情对天龙上下震动非常大,汪玉明和天龙总经办的陈欣陈主任专门给我和浪莎打招呼让最近特别注意安全,小车班那里就更不用说了,李队的脸成天拧到了一块。三天后,天龙公司召开事故处理会议,听取了陈欣和李队的情况汇报,但王文军的老爸也就是天龙药业技术总监王刚毅因身体欠佳的原因缺席。
      会议形成几点纪要:。
      一、对王文军的死,作低调处理。
      二、王文军尸体及时火化,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三、天龙上下不准以组织或个人名义送花圈,主要领导不参加凭弔。
      四、今后天龙各级干部不准擅自开车,同时严格加强对司机的管理。
      五、将此事故列为重大质量安全事故,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天龙老大张有福听陈欣谈到王文军事故前嫖娼吸毒情况后,半脸朝向陈主任发问,你们是怎么考察公司职员的?这种腐化堕落的人,居然还準备提议他当车队副队长?陈主任眼睛眨了眨,想想后缓缓神回应道,「这属于我们用人上的失误,是应该追究领导责任。」张老大有点激动,一字一顿说,今后乱整乱搞女人的公司职员,不管级别高低,一律不准重用。
      他话说得响亮,但下面的暗自偷嘴儿乐着,这天龙老大带头乱整胡嗨搞女人,对下面却如此义正辞严,果然是宽于律己严于律人啊!不过李队的车队队长职务还是被取了,只是临时找不到合适人选,让他戴罪立功暂时兼任副职。
      王文军的老爸天龙药业技术总监王刚毅和在银行工作的老妈对王文军的劣迹早有所闻,匆匆送葬,都没流什么眼泪。反而是段婷婷暗自流泪,情绪低落,她想以个人名义送只花圈,但王文军的家里却不同意,说从来就不喜欢她这个未进门的儿媳。和王文军的父母吵了半天,婷婷流乾了眼泪都没用,花圈终于还是没送成。
      想到王文军的死,我的心里说不上特别高兴,虽然心里是有些烦他,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剎那间就这么去了,多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种埋进心思的愁闷,光靠女人来洩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幸亏我还有个老大哥~~赵志大哥,晚上趁他不忙的时候,拉他到君山公园的碧峰茶楼坐坐,两个人唠个没完无话不谈,甚是投缘。
      谈到王文军的问题,又慢慢扯到生死的事情上来,赵大哥缓缓抿了一口「龙井香茗」,口里冒出来一句,「这就是命啊!」他这么一句话确实在我的意料之外,便笑着问大哥:「怎么,大哥你也信起命来了啊?」
      赵大哥若有所思,抬头望了一眼我,像是在忠告:「你看看小王出事的前前后后,如果你不到天龙,如果你没一下升去给汪总开车,如果婷婷不和你有那么点意思,如果小叶没那么到车班招摇,这些事情看着彼此毫不相干,但个个对小王来说都是个刺激。以他在天龙的背景和心高气傲的性格,如果没有好的修养德行,是很难坦然接受的。当晚的事情就不说了,很多『因』看似巧合凑在一起,但最后就酝酿出一个必然的『果』出来!」
      大哥又品了一口茶,我也饮了一口,今晚的茶香气四溢,似乎有点「禅茶」的味道。「怎么说呢!我最近工作之余对周易和奇门遁甲之类的书很感兴趣,买了十几本,闲着无事,便钻研这些书。不知不觉当中使我从新认识了这个世界。人并不是用思想和眼睛的观察、仪器的分析,就能完全认识这世界的,人本身的思维和智慧是很有限的。在宇宙无限大、时间无限长这样的定论中,我们不难看出,人类不管发展到哪一天,都必然遵循这样一个天体公式;天地人生灭死竖着看这就是天生、地灭、人死,这是宇宙给予一切生物残酷的自然法则,永恆不变的。人和自然是不可分割的产物,同其它动植物一样,繁衍生息,週而复始。人不仅是造福于人类的伟大创造者,又是毁灭人类的祸首。战争给人带来的灾难是深重的,都由人策划操纵去进行。在地震和火山爆发的面前,人类竟然束手无策。古人筑坛祭祀、祈祷膜拜,这正是古人的文明。」
      大哥说到这儿,喘了一口长气,接着说:「自然界中的宇宙信息是无声无息存在着的,直接与人紧密相关,能掌握它,才是真正的感悟。自然界中的奇特现像很多,如月球绕地球而行,产生大海的潮汐,女人的月经与月相,每年的週期几乎相等,月亮二百九十五点三天,月经週期二百九十五天,望月而盈,亏月而塑,人有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太阳的光辉让男人布精施气,倾泻的月光让女人成熟,这是否和生命的起源有关呢?我国命理学中所讲;原命局的组合不好,碰上流年与大运的沖克,这一年就要不顺、出事,甚至是危及生命。至于高官厚禄,贫贱寿夭,生老病死,牢狱之灾,包罗人类的万像事物,其小无内、其大无外、六爻动变、尽在其中矣!」
      当我品着香茗静心听完这段话后,感到多少有些懵懂,自己混混出身,如今平步青云,正春风得意、思大展鸿图之际,虽说不怎么信这些的,但恭听了这一席话后,又觉得不无道理,若有所思之间说到:「大哥,你讲太好了,对小弟来说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很有道理。」
      「是啊,信不信由你、也随缘,不过世间一切都会随风化为虚空和乌有,只有那子午卯酉不知从何处来又向何处去。」赵志大哥又玄妙地补充了几句,我们默默望着窗外悠然的君山在夜色中沉默耸立,聊了些公司杂务和今后的发展规划后告辞回家。
      那以后,我倒是有了一段到天龙后最灿烂的日子。升到总经办后,自己的生活质量和层次一下上了个大台阶,那是以前在小车班做梦都想不到的。先说吃饭吧,汪总经常出去协调关係,与客户联络感情,我这个司机也顺便担任客户经理跟着沾光应酬,吃吃喝喝是难免的,节省开支之余也认识了一些上得了檯面的朋友,而工资也从800元的预备期工资直接升到1800元,这在天龙的新职员中应该算不错的。
      儘管说不清我和玉明现在是什么关係,也许只能用一个比较模糊暧昧的词语来表达~~私情,不过这种含有默契和欣赏的私情使我快乐,也使我幸福。在江陵这个寒冷而漫长的冬季,在每一个朝阳冉冉升起的早晨,当我推开祥福苑的窗户,任灿烂的阳光塞满我小小的房间时,看着楼下忙碌的城市开始着崭新的一天,我忍不住笑意盈怀。
      玉明自从和我发生了关係以后,对我随时都是另眼相看,我当然也是投桃报李,她要跳交谊舞,她要听怀旧曲子,我就陪她去跳舞,带她到音乐茶座听徐小凤邓丽君唱漫漫人生路唱美酒加咖啡。和潘莉月琴君红璐瑶这样的妖娆女子搅得久了,唱歌跳舞也慢慢成了我的强项,而且唱歌跳舞之后,我还不忘时不时奉上一大束红白玫瑰蓝色妖姬香水百合满天星薰衣草啥的,并附上雪白纸条「一生一世的爱」。汪玉明欣喜之余大方地照单全收,还非常得意地在老张面前多次显摆,似乎一点也不害怕老张吃醋来着。
      在中国有权就有钱,而有钱不一定有权。钱再多,坐吃山空,受用一时。而有权在手,吃不完,花不光,受用一世。以权可以谋私、谋钱、谋色、谋一切。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但是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有权力之争,就同时存在着巨大的风险和一定的机遇。
      在天龙公司,不管从权势的宽度和深度来说,汪玉明都远不是张老大的对手,準确地说,她不过是张老大手中的一颗棋子,他们之间的关係如同籐缠树。虽然玉明的另眼相看让我在天龙高层有了一个立锥之地,但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张有福这条老狼随时可以发威甚至把我撕碎。所以在现有基础上,争取一个和老张的较好的关係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机遇对人很重要,人人都有机遇,关键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对于送到手里的绝好机遇,我是紧紧抓住不会放过的。所以我见了老张都是毕恭毕敬,鞍前马后时时用心打点。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由天才、蠢才、奴才三种人组成的。全是天才,这个世界不得安宁,全是蠢才,这个世界一团糟;全是奴才,这个世界毫无生气。当然最高境界就是场面上当好奴才,骨子里争取天才,坚决和蠢材划清界限。天才离不开蠢才,奴才离不开天才。先有天才,还是先有奴才。这个问题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那样难答。连乾隆皇帝都搞不清,他有一首《鸡卵诗》曰:「无鸡卵不生,无卵鸡不成。循环谁为始?倩彼鸡卵评。」
      总经办的人不管男女,都有几刷子办文办事办公,平时逞能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遇到为难痛苦的关键时刻反而有些冲不上去。尤其是背领导做灰孙子的事大家都不愿做,做不出,怕难堪,怕闲话。
      我倒是不怕,在天才的领导面前,我情愿做一把奴才,扮演灰孙子的角色。
      我坚信从奴隶到将军有一个过程,媳妇熬成婆不需要十年。不仅张老大,连领导身边的几位漂亮女士黄蕊蕊、田艳妮和王嫣之流「头疼」「偏头疼」的,我都是平日里嘘寒问暖态度到位,有事时随喊随到不辞劳苦,真的贱过领导身边一条狗。
      这些事情不显山不露水,我做得出,做得自然,做得出色,恰到好处,感情投入全在刀刃上。
      说起来完全是汪玉明这个天龙艳后给了我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的机会,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不仅是玉明这位天龙皇后,我终于改变了老张对我的不佳印像,甚至还一下子转变了几位妖艳的天龙妃子甚至刘欣刘主任对我的看法,都觉得我这人老实又不失机灵,值得信任也拿得出手,原来在小车班倍受冷落的我一下在天龙总经办这块儿热络起来,成日里开着宝马奔驰和总经办刘欣主任的广本雅阁,轮流陪各位大小领导出行画卯,连浪莎都被冷落了下去。
      这天下午四五点钟,刘欣主任打电话过来说老大让我过去一趟。我蹑手蹑脚来到三楼的总裁的办公室,肃然起敬的躬身敲三下门,听到里面有个娇媚的女声答应才推开门走了进去,这豪华大办公室分里外三间,进门是古典真皮沙发的会谈室,第二间是总裁女秘书办公的地方,我的老天爷!区区天龙总裁女秘书的办公室,其豪华的程度,比之一般中型企业老闆的办公室还要华丽气派得多,最里面总裁办公室的豪华的程度不需再赘述,装修富丽堂皇、极为宽敞明亮不失气派。
      和坐在秘书室里俏丽多姿、妖娆动人的总裁秘书黄蕊蕊简单打了招呼以后,心想这小娘们儿还真有些妩媚动人啊,我顺着半开的门溜进了总裁办公室。每次到这里都让我感觉有一点点彆扭,总不敢正视自己那双永远也擦不亮的皮鞋和烫不平的西裤,不管怎么说,天龙这样的大公司绝非飞龙龙腾这些中小企业可以比的,这样的地方离我还是很遥远的,不管从地理上还是心理上。
      张老大今天人模人样地繫着领带,穿着雪白的衬衣,黑色的西服,再配上他新理的板寸头,足足一个成功男人的派头。此时此刻,他正向几个手下指手画脚说着什么,这些个动作跟黑社会老大相差无几,天下老闆都一样吗?不过让我感到失望的是,张老大见了我进来却视而不见,只顾「手舞足蹈」,唉,谁叫自己是给人家打工的呢,只有他旁边站着的天龙总经办刘欣刘主任对我点头示意。
      我一直静悄悄站在边上看着我们的张总指挥他的一干喽啰,也许在张老大的眼中也许在所有的老闆眼中,都会以为我是在静静地欣赏他或他们的风度。可是我心里却有些不耐烦,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土财主嘛,切,显摆啥。他看也没看我一眼彷彿我根本不存在。
      我慢慢轻轻地挪动脚步到旁边上去,真的不喜欢被晾在一旁感觉,那是对我的一种歧视和侮辱,但如今却不能不忍啊!是啊,在天龙,现在的我算哪门子啊,人家是堂堂一个老总又怎么会把我放在眼里呢?
      「好吧,我该说的也说完了,你们先出去吧。」张老大终于忙完了,但他看也没有看我,这厮果然狂啊,那刻我真的想掉头走人。刘主任带着大家走了出去,还不忘向我点头示意一下,我也笑着回敬。见人走得差不多了,我先过去把厚实的门关上。
      「总裁您好!」我呵呵假笑着,拿出了事先準备好的中华香烟,只有直接出狠手了。抽烟其实是润滑剂,也是拉开话匣子的敲门砖,否则两个大男人乾坐着弄不好就可能发呆,那会很尴尬的。
      「总裁,这几天您实在太忙了,还是应该注意身体啊!」我献着媚低声下气地奉承着说,对于我来说,大丈夫能屈能伸,龙门能跳,狗洞要钻,当年韩信忍受胯下之辱,才能成得大业,千穿万穿,马屁功不穿啊!「还行吧,这个季节也就这样的了,算及格吧。毕竟马上春节了。」张老大嘴里吐着烟圈,笑笑说。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美的信封,递到老大的大班桌上面,诡秘地一笑,「祖传秘方具有神效的『回天补肾丸』,总裁您上次用过说效果不错,我又给您带了几丸过来,革命工作辛苦之余每次一丸,温水沖服,一定要包养好贵体啊!有这个助兴,我们总裁好好给天龙那几枝花浇浇水上上肥。」
      「呵呵」,张老大看了我一眼,带着些许赏识的深情,半开玩笑地说,「小白啊小白,你小子是怪懂事的。我看刘欣这个主任的位子是该让半个给你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有些紧张起来,「总裁说哪里的话,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其实也没别的想法,为总裁服好务就行,咱宁愿肝脑涂地!」
      「是吗?不过天龙上下很多人,我看都没你这么懂事,这么有觉悟啊!没办法。」张老大说道。「找你来也没别的事儿,一是再送几粒这什么鸡巴『回天补肾丸』,效果不错,真的不错。当个老大也不容易,一男战几女啊,想着是美事儿,可真干着才知道有多辛苦。」张老大别的不说,这句话可是说到我心底去了,遇到温柔懂事的还好些,如果遇见月琴、君红、虹媛这样模样俊俏举止风骚的尤物,或者璐瑶、叶锋、晓虹这样天使脸蛋魔鬼身材一身喷人辣劲儿的波霸性感女神,更不要提那个天仙般的大妖精媚妃潘莉儿,几个不把你弄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她们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呢。
      「还有就是我上次给你说过的,汪玉明汪总那边和公司上下有没有什么新的动向啊?」老张这句话让我一下回到残酷的现实之中。世事艰难啊,本指望混到天龙的权力核心以后,以一个小小司机的身份,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开始实施自己宏伟的「升龙计划」。没想到才出虎穴又入狼窝,自己不知不觉中又被拉入一个情感、金钱和权势纷争的大漩涡,天龙表面是波涛汹涌,下面也暗流涌动、深不可测,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一片净土了。
      虽然打心眼里我就不喜欢「间谍」这一说法,然而我这些天来我却一直违心地在干着间谍的勾当。跟电影里那些身怀绝技、行动诡秘的政治间谍不同的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情感间谍。在天龙公司里我公开的身份是老闆娘的专职司机,但暗地里我却身兼三职:生性风流的老闆张有福要我监视他那有些滥情的妖艳皇后汪玉明;而老闆娘汪玉明又不放心她那喜欢拈花惹草的丈夫,要我密切关注老闆的一切活动行蹤;另外几名天龙明里暗里的美艳妃子又在争风吃醋,向我高价收购老闆夫妻之间情感动态的情报。
      当然,这三重间谍的身份除了我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因为我不像其他间谍那样有组织,有纪律,有其他接应的同谋。我只身夹在他们这些人中间进退维谷,除了疲于应付,想着法儿巧妙周旋外,我别无选择。因为心里清楚,这些人中间我谁也得罪不起,否则无论他们谁嘴皮上下这么一翻,今天说把我开了,那我在公司里就绝对呆不到明天。这对于我来说,失去这个优厚的工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等同于放弃整个「升龙计划」,这无异于一场灭顶之灾。
      不过这确实是一项充满挑战又具有相当风险的工作,高风险也必然带来高回报,老闆除了每月给我多开一千元的行车补助外,还许诺等总经办副主任位子空出来以后,让我补这个美差;群妃之首的黄蕊蕊小姐出手也相当阔绰,那天我只是向她提供了老闆和老闆娘吵架了这样一个在我看来并无多大价值的情报,她一高兴竟然塞给我十张百元大钞,还在我额头上印了一个血红的「O」字,这让我窃喜了一个晚上。
      当然最让我为之振奋的,还是老闆娘那句话:「白秋啊,只要你能把张老大的行蹤给我摸透,并及时向我汇报,我就把公司里最漂亮最性感的你的女同事郑平莎介绍给你当老婆,还要陪上丰厚的嫁妆。」作为一个专职司机,在这个普通员工只有八九百元工资的好几千人的天龙公司里,能享受到如此待遇,应该说是相当不错了。
      常常,我会在向老闆报告完他那妖艳的皇后今天又呆在办公室没出门那样无聊的情报后,转而就把电话打到了老闆娘那里,向她汇报诸如老闆今天除了和公司里搞清洁的杨姐打了一声招呼外,几乎没跟任何异性有超乎正常男女之间的亲密接触之类的情报。也常常在这个时候,旁边的蕊蕊、艳妮和王嫣等群妃也会用仍然暧昧发嗲的语调向我打听她们想知道的一切。我的回答无外乎就是「他们今天连面都没见着」、「他们今天相安无事和平共处」或者「他们今天拌了几句嘴,但没红脸」。
      就这样,我小心翼翼地周旋于他们之间,不痛不痒地为他们提供一些他们急于想知道而自己却又无法获得的情报。我所提供的每一个情报,都严格地掌握着一个尺度,那就是不能因为我所提供的情报让他们情人反目、婚姻解体。因为一旦出现这种局面,我的间谍生涯也就会因此而结束,因此而断了每月不菲的奖金,甚至因此与漂亮的平莎和投入巨大精力和时间的天龙公司彻底无缘。
      我常常到老闆位于「帝景豪情」顶跃的家里,张老大前妻给他生的女儿名叫张燕,为了接送正在读江陵音乐学院大三的她,老闆还给了我一把他家的钥匙,因此我也算得上是老闆家的常客。再加上和玉明明里暗里的特殊关係,所以对老闆夫妻间的感情状况也是知根知底的。
      但在这个位置上,我也觉得特别矛盾。我在触摸到令人心醉的私情气息后,总想我是否该把老闆和他那几个妃子以及一些新鲜的情事和盘向老闆娘托出,以得到老闆娘把平莎介绍给我的重赏。虽然没有老闆娘的撮合,凭着我对平莎的了解,以及平莎对我的好感,只要我主动出击,也许这个漂亮的俏妹子很快就能被我俘获芳心。然而,因为她和老闆娘的特殊关係,我却又不能让她和我走得太近,不然,我的间谍身份,我所从事的那些见不得阳光的事,就会很快暴露无遗。而黄蕊蕊、田艳妮和王嫣那几个俏丽的天龙妃子那里,越来越和我熟络的同时,我感觉自己也开始和她们发生着一些不清不楚的感情伎俩来,总的来说似乎有些身陷其中、欲罢不能了。
      看看事情谈差不多了,老大打电话给刘欣让他过来,然后一起商量出去玩的事情。「小白,老大最近挺器重你的,你可要懂事啊!今天找你一起玩玩,何况我们也好久没出去玩了,呵呵。」刘欣说。我听他这么一个劲的阿谀奉承,心里暗笑这小子多事,不过还是点点头表示回应。
      张老大略有所思,笑着说:「刘欣说得对,小白是我们天龙总部里面最懂事的,呵呵,不仅我喜欢,连我们家小汪都很喜欢。」听他金口一开,我还是有点掩藏不住地笑了,比起刚才的笑容灿烂多了,眼睛都在放着光。
      「老大,最近去哪些好地方放鬆了?」刘欣带点谄媚地问。「哪里有时间出去哦,再说了,有时间的时候又没有伴。」张老大用手往后拂了拂寸发。我细看了一眼,红光满面的脸上还真的比上次略显憔悴,是该用美女的阴气滋润滋润了。
      「听说,最近九九红夜总会来了些漂亮的妞,真的挺不错的,据说都是来自南方的湘妹子。」刘欣说,他暗地里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嫖客,要怎么说人以类聚呢。「哈,哈,你刘欣可别把小白这个好孩子给带坏了哦,否则我饶不了你。」
      张老大说。切,看样子张老大倒挺关心我的嘛,像我我这样的人是得像熊猫一样保护起来,否则谁帮他在玉明面前美言呢。
      「老大你还不知道,白秋其实也是挺放得开的,呵呵。」刘欣这厮居然这样损我,还冲着我笑了笑,虽说我算不上正人君子可在张老大眼中也算得上名声不算太坏,我气不打一处来。唉,有这样的人拖我下水,也只有破罐破摔了。
      「哦,是吗?要得,要得,这样是对的,与时俱进嘛。」张老大哈哈大笑。
      原来如此,张老大也是赞同支持我去一同潇洒的,老大都是这么个推波助澜助纣为虐的人,咱也的确没啥必要装下去了,只好点点头表示没意见。「好!刘欣,今天你就安排一下,我们三个一起行动,听说九九红那里,有很多我们湖南的老乡哦,老乡的生意总要优先照顾的啊。」张老大说。
      华灯初上,朦胧的霓虹灯,兴隆的酒楼夜市,夜夜笙歌的舞池,正向忙忙碌碌了一天的人们张开宽广的怀抱。车子还没停稳当,几个穿晚礼服的先生(夜总会里这么称呼的)早已恭候在车门外,说:「先生,晚上好。」「先生,请。」
      那架势真的有点像是接待国宾,让人受宠若惊。
      进门口站着一对礼仪小姐,穿着极为暴露,两只玉乳呼之欲出,短裙极短,高翘的臀部和隐约可见的私秘处,诱惑着男人色眼。没等进门,小姐就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先生,欢迎光临。」声音香甜。「先生,三位吗?需要什么样的包间?我们这里有高档的包间……」小姐引着我们进去,边向张老大介绍。果然是阅历无数男人的风月场所的女人,瞧一眼便知道我是个打工出身,只顾和张老大答话。
      「不用介绍了,带我到香怡厅。」张老大一摆手说。「好的,看来先生是我们这里的常客。小双,请带这三位先生去香怡厅。」又过来一位穿着打扮一样的漂亮女子,带着我们上了三楼。
      在昏暗的粉红色灯光下,穿着极其暴露的小姐们和端着酒杯的先生忙碌碌来回穿梭,从他们的礼仪看,好像都受过严格的训练一样,过道两边的包厢里传来难听的男高音,从路过的包厢玻璃往里面看,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男人正搂着两个美女在唱歌呢,虽然朦胧点但也可以看到大致身影的。其实,除了被里面的美女吸引,被里面气派的装修吸引,那种被真正享受上帝服务的感觉吸引才是最吸引人的,这种眩晕的灯光和靡靡的笙歌还让人不怎么能适应。
      张老大和刘欣显然是这里的老顾客了,一切都是轻车熟路。包厢里面灯光更加昏暗,更富情调,五彩壁灯足够可以煽起男男女女调情的氛围。
      刚一坐下,一位风韵犹存的性感徐娘妈咪(夜总会管领班的小姐叫妈咪)笑瞇瞇地进来,身后跟着八九个不论身材还是长相都一流的女子,也许是光线模糊所致,粗看上去这些美女论相貌各个跟香港歌星陈慧琳有一拼……。